钱柜网投平台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7 03:10:14 来源:工人日报

  

阿都拉曼达兰(中)促请槟州政府一周内给予解释。左起为司徒忠与方群龙。
阿都拉曼达兰(中)促请槟州政府一周内给予解释。左起为司徒忠与方群龙。

(赛城20日讯)国阵策略通讯团队爆料,槟州海底隧道计划工程的咨询费,比宪报上所规定的工程收费顶价高出4倍,促请槟州政府在一周内给予交代和解释!

国阵宣传策略局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认为,槟州政府必须要解释何以该计划中的3条道路的详细设计费,比宪报的顶额还要高出400%,或多给了1亿3600万令吉。

“如果槟州政府没法解释,这等同给予人民一种‘州政府涉贪和滥权’印象。”

他是在“更好国度基金会”(Better Nation Foundation)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披露。出席者也包括国阵策略团队通讯副主任拿督司徒忠和民政党巴当哥打协调员方群龙。

司徒忠也指出,根据上个月22日槟州议会的答复和2016槟州公账会报告,总值63亿4000万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涵盖3条道路,分別是从敦林苍祐大道通往亚依淡、丹绒武雅通往直落巴巷、新关仔角至敦林苍祐大道。

- Advertisement -

他说,3条公路全长约20.23公里,成本为19亿9000万令吉,或每公里9820万令吉。

公账会报告也披露,槟州政府耗资3亿500万令吉委任特许经营公司针对相关的计划可行性作出研究报告,而这3条公路的可行性报告的费用为3130万令吉,而详细的设计成本为1亿7750万令吉,两者相加的总额为2亿875万5080令吉。

他说,相关的成本不包括更为繁杂的隧道研究报告费用,即9600万令吉的研究费用。公账会报告也指出,以行动党为主的槟州政府委任大马工程师协会(IEM)去鉴定这高昂成本的合理性也非常没有必要。

“此外,花费高额成本所准备的可行性报告也不符合联邦政府的指南,因为设计成本是必须符合政府的收费规模。收费规模也并非由协会管制,而是大马工程师理事会管辖。”

设计成本 须符合收费规模

司徒忠指出,根据1967年工程师注册法令第4(1)(d)条文阐明,工程师服务收费规模由大马工程师理事会(获工程部批准后)制定,而有关收费规模也已经在宪报颁布。

他说,他们致函理事会咨询意见及获取专业意见后,理事会也披露,槟州政府给予特许经营公司的费用是比宪报允许的收费规模高出4倍,实际上,宪报规定的最高规模收费为4105万2003令吉。

“因此,我们相信槟州政府已经超付1亿3640万令吉。”

他说,志期2017年5月19日的书面回答中,槟州行政议员林峰成向州议会证实,已经付还特许经营公司共2亿880万令吉。这说明了槟州政府迄今已付清了该3条主要公路的可行性报告和设计费用。

他说,根据原本的工程进度表,3条道路的其中两条,必须在2015年开工并在2018年建竣,但至今却还没有展开实体建设。

“从2015年开始, 槟州政府就一直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来解释耽误的原因。此外,这多给的数额,甚至比行动党槟州政府自2008年以来所花费在治水上的1亿令吉还要高。

他说,如以今年的开斋节花红750万令吉为准,它也等于槟州政府发给公共服务人员和老师18.2年的开斋节花红。

“另外,按照林峰成的详细回答,该条从丹绒武雅到直落巴巷的10.53公里长的配对道路,其咨询费乃为1亿2040万令吉、或总建造费3亿3760万令吉的 32%,比马来西亚工程师委员会宪报公布的规模顶额费用还要多出了10倍!”

他认为,槟州政府须解释,为何一条简单的10.53公里长道路,其咨询费竟然要价1亿2040万令吉,比 35亿令吉海底隧道的9600万令吉咨询费还要高出许多?

不排除要求反贪会调查

询及何以国阵掌握详细资料和数据,却不直接上报给反贪会,阿都拉曼达兰则表示,这是因为他们希望能给予槟州政府一个解释的机会。

“如果他们解释不了,就会给予人们一种贪污和滥权的印象。假如一周期限一到,州政府仍没解释,我们也不排除要求反贪会和警方插手调查此事。”

发表含影射性声明和指控 斥美司法部做法很不寻常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认为,美国司法部已表明正在调查一马发展公司充公资产一案,就不应哗众取宠或发表含有影射性的声明和指控,而且这种做法很不寻常。

他认为,事实上,钻戒一案也不属充公资产,但美国司法部却在调查进行中之时,发表夸张和含沙射影言论。

他说,全国选举已经临近,这反而很容易被反对党玩弄和滥用。

他希望美国司法部要有所克制,虽然司法部可展开调查,但这种做法是很多余、拙劣、夸张、具有政治和专横,而且不依循法律,而且此案也还未带上法庭。

“调查期间,美司法部不应那么早下结论,而发表文告和出示各种资料暗示和嘲讽,这正确吗?是否有试图破坏我国和推翻首相的人正在在操纵这些声明。美司法部是否认为大选会在开斋节后举行,才会突然仓促地发表这些声明?此外,他们为何在文件中长篇大论有关钻戒课题,却没兴趣充公该钻戒?

“这就是问题所在,不断嘲讽时,还将(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和钻戒连接起来,但钻戒却没在最终的充公清单。”

针对反对党推举前首相敦马哈迪为新任首相人选一事,阿都拉曼达兰认为,这已显示反对党“蜀中无大将”。

当他得悉国防部长人选是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还打趣地说:“神啊,救救我们吧!”。

他说,任何人都可担任首相,但马哈迪已任相22年,再被推举仿佛显示反对党没再好的人选,甚至是走投无路。

他是对首相署前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在部落格撰文,建议反对党影子内阁一事,这么披露。

- Advertisement -

 

 

 

(责任编辑:吉恂)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